• 我的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收录文章 > >详细介绍
资讯信息

对外汉语教学声调的偏误及纠正

时间:2019-04-03 来源:《才智》杂志 作者:admin 点击:

  对外汉语教学声调的偏误及纠正

  【提要】母语为非声调语言的外国留学生学习汉语,难于掌握汉语声调,读汉语四声时常常读不到位。对于汉语初学者来说,可以通过静态声调训练的方法纠误,而对于学过一段时间汉语的学生,则更多的是要进行动态声调训练。

  【关键词】对外汉语;声调;偏误

  声调是对外汉语语音教学的重点和难点,声调教学比声母和韵母教学更重要,也更难。汉语普通话的声调,根据北京话的调类和调值分为四类,即阴平、阳平、上声、去声。这不包括变调和轻声。因为变调不是历时的语音变化,而是共时的语流音变,且不出四声的范畴;而轻声“并不是四声之外的第五种声调,而是四声的一种特殊音变,即在一定的条件下读得又短又轻的调子。”在现代汉语普通话中,基本的声调只有阴平、阳平、上声、去声四个,而轻声和变调,一般不包括在内。声调正因为少,所以才在汉语语音结构里面负担了很重的音位。因为对某个声调来说,平均每四个音节就会至少出现一次。如果一个声调读不准,立刻就会被听出来。声调可以说是汉语语音结构中最敏感的成分;只有把声调读准,听起来才是标准的汉语,而不是“洋腔洋调”。可能有人会认为,留学生说汉语,发音不太准确,听起来“洋腔洋调”,是因为声母、韵母读得不准。其实不是这样的,关键是他们没有把声调读准。汉语普通话的声调可以区别一定的意义。正如赵元任在《语言问题》中所举的例子那样,如果把“苏州”说成“肃州”,是将阴平读成去声了;如果把“抚州”说成“福州”,则又是将上声读成阳平了。普通话有21个声母、39个韵母,可以组成400多个音节,加上4个声调,“普通话的音节总数,除一些文言专用音节和方言土语专用音节以外,有1250个左右。”在现代汉语的音节中,声母有21个,韵母有39个,数量较大,可以选择的组合方式也较多。而声调则不同了,仅有4个,不具备什么选择性,因而单个的声调就容易出错。因此,我们要加强对汉语声调的研究,归纳出容易出现偏误的若干种情况,在实际教学中,也要注意学生在声调方面容易出错的地方。根据声调的有无,世界上的语言可以分为声调语言和非声调语言。汉语是声调语言,而大多数外国留学生的母语没有声调,是非声调语言。以非声调语言(西语、日语、韩语,总之,非汉藏语系的语音一般都是)为母语的留学生,掌握汉语声调是有一定困难的。不仅是初学汉语的学生,即使是学习汉语多年、已经达到中级或高级水平的学生,在实际的汉语交往中,有时也难免发生声调方面的偏误。他们往往把声调和他们母语的语调相混。例如,母语是英语的学生,他们在发汉语陈述句中间的第一、二、三声音节的时候,以及在发疑问句末尾的第一、二、三声音节的时候,往往发成近似于英语的升调,而把句子的末尾需要重读的第一、二、三声音节,发成近似于英语的降调。

  留学生发汉语四声时的通病是对调值55(阴平)、35(阳平)、214(上声)、51(去声)读不到位。朱川在《外国学生汉语语音学习对策》中,发表了对此所做的专项调查,现综述如下:日本留学生发阴平较容易,却往往将阳平读成34、55、324、224,上声读成224、225,去声读成55、44、33。评价:声调趋平,升降不明显,受母语影响,日语音高无升降。韩国留学生往往将阳平读成44,上声读成接近35、223、334、34,去声读成44。评价:第三声失去降的部分,与欧美学生同。英、美留学生发阴平、去声较好,却往往将阳平读成224、223、34、23,上声读成24、34、244、334。评价:第三声无曲折,变成纯升调,失去降的部分,或低平后上升,总之,像第二声。第二声的调域窄。对日、韩、英、美留学生汉语声调的总体评价:声调趋平,第三声无曲折,起点和落点不够高或不够低,调域窄。对留学生来说,第三声是最难掌握的,由上述调查可知,基本状况是纯升无降,总之是缺乏曲折。中古声调分平上去入,现代声调分阴阳上去,反映了汉语声调的顺序规则。正因为四声是一种内在顺序,所以非声调语言的人学四声,一开始也总是“阴—阳—上—去”容易掌握,而对“阴上阳去”“去阴上阳”等格式念起来不免跑调。另一份调查显示:母语是日语的留学生,以及母语是朝鲜语的留学生,这些学习者在发汉语语音时,声调的差错率明显较高。例如,母语是日语的学生,他们的声调差错率的表现是不同的:阴平(100%)、半上(100%)、上声(75%)、阳平(68%)、去声(44%)。母语为朝鲜语的留学生,其声调出错率依次是:半上(100%)、阳平(94%)、阴平(77%)、上声(70%)、去声(65%)。这一项调查说明,母语是日语的留学生,以及母语是朝鲜语的留学生,去声的差错率不大,这种情况与母语是英语的学生恰恰相反。从汉语声调教学的角度考察,重要的是区分调类,对调值的要求并不是很高,不一定拘泥于五度制。赵元任在《语言问题》中讲了自己声调教学的经验,大意是说,其实学习汉语的声调并不难,也不像学习音乐那么严格。教外国人学习汉语的声调固然有些困难,不过困难之处,不在于汉语的声音学得不像。一般来讲,学生大都能够学得像,学得很接近汉语的标准声调。所以在教学中要求学生区分声调,从汉语语音上看,是比较宽泛的,不严格的,只要“类不混”就是了。我们进行的对外汉语教学,事实正是如此,学习汉语声调“类不混”是首要的。因为汉语声调的调值,其音域是比较宽的,同一个调域里的四个调类,并不总是这四种调值,如阴平也可以是[44],上声也可以是[212]或[312],所以,学习声调,主要应该是学会分清调类。赵元任说的“类不混”,是指在平时交流时的听辨音上,以及实际的口语读音上,不要把调类搞混淆了。我们对学习者进行调查发现,若是单个地发音,学生也会发平调、升调和降调;但是他们往往弄不清楚什么时候该念平调,什么时候该念升调,什么时候该念降调;以至于该念平调的,却念成了降调;该念降调的,则念成了平调。这表明,做到让留学生单纯地发平调、升调和降调,还是比较容易的,困难的是,教会留学生能够准确地掌握汉语声调的调类。

  加拿大学者麦基(WilliamFrancisMackey)说过大意是这样的话:学习者能够区分外语语音,并能准确地模仿,是学习第二语言所需要的一种主要能力。是的,汉语语音、声调是汉语习得的能力和基础。分不清声调,一切都无从谈起。刚刚学习汉语的留学生,是没有声调意识的,这时,要努力培养他们的声调意识,尽量摆脱母语带来的干扰。声调意识的培养,要通过训练来完成。这样,慢慢地,声调意识就培养起来了。对于汉语初学者而言,常常是通过静态声调的练习,即通过单独或孤立的音节声调来进行训练和纠正偏误。对于学过一段时间汉语的留学生来说,单纯的静态声调训练是不够的,更多的是要进行动态声调训练。一个个孤立的音节组合在一起,就形成了一连串的语言组合,构成一定的语境,原来的单个的声调,往往会发生变化,这就产生了动态声调现象。单音节的发音练习,并不能使学生准确发出汉语语流中的声调来。通过双音节、多音节等各种声调的搭配,组合成一段语言链,像什么上声变调了,什么轻声了,这些语音现象,都可以在双音节词或一定的语流中表现出来。让学生反复练习,对于纠正学生的四声方面的偏误,效果明显。对于留学生而言,掌握汉语动态声调的发音,比较困难,而最困难的,是掌握汉语语流声调里的发音。所以,对外汉语教学中纠正声调偏误的重点,是语流里的声调训练。教师要向学生讲明语流音变的规则和要点,并以语流为对象,以说话为目的,进行反复、多次的声调综合训练,记住并巩固声调链,以便在汉语交际中,发出地道的汉语“声调”的标准音。

关于才智 | 建筑期刊 | 收录文章 | 投稿须知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主管单位:吉林省行政学院高新技术人才市场    主办单位:《才智》杂志社 国际刊号:ISSN1673-0208   国内刊号:CN22-1357/C   邮发代号:12-344
才智杂志社版权所有@未经本刊授权,不得转载本站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