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收录文章 > >详细介绍
资讯信息

以学院为办学主体视阈下的党政联席会议制度探

时间:2019-04-15 来源:《才智》杂志 作者:admin 点击:

  [摘要]完善现代大学治理结构和治理体系是深化教育改革的必经之路。学院由办学实体向办学主体转变是校院两级改革的大方向,与学院主体地位向适应的院级党政联席会议制度应当具备学院最高决策权力。

  [关键词]高校;办学主体;党政联席会;探析

  完善现代大学治理结构和治理体系是深化教育改革,“加快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实现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1],加快教育现代化的必经之路。推动学院“办学实体”向“办学主体”转变的校院两级管理体制改革,是高校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和党的十九届三中全会精神的重要举措。过去十多年来,在以学院为“办学实体”导向下的高校二级学院坚持和实践了院级党政联席会议制度,取得了重要成果。在新的深化教育改革的历史条件下,在学院取得办学主体地位的情况下,进一步研究党政联席会议制度,明确其在学院管理中的地位、理清实现路径等,对于加强高校党的建设、深化校院两级改革、推动“双一流”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一、校院两级管理体制从以学院为办学实体向办学主体转变

  (一)以学院为办学实体的校院两级管理体制的弊端

  一般意义上,我们讲校院两级管理,主要是指“高校按照一定的目标和原则,整合、优化学校教育教学资源,形成学校和学院两个管理层级,通过学校分权和管理中心下移,转变学校部门的管理职能,明确学校和学院的职责和权限,形成学校宏观决策、部门协调配合、学院实体运行的管理模式”[2]。这种制度体现了分权思想,着眼于实现学院的实体地位,提高了学院积极性,在一定程度上解放了管理效能,对于建设现代大学制度,完善内部管理起到了积极作用。但这种管理制度责、权、利分配等深层次问题和矛盾日益凸显,“仍然存在着学校权力大于学院权力的现象。表面上是分权管理,实质上还是权力集中。”[3]主要弊端体现在:一是学校放得少、管得多,财权、人权和资源分配权等起决定性作用的权力集中于校级职能部门,导致学校管理重心过高。二是学校管理精力主要花在项目评审上、经费分配上、指标制定上,职能部门埋头干活的情况多,校级决策层在顶层设计上的支撑受限,思考如何建设“双一流”还不够。三是事权不断下移到学院,但缺少人、财、物的决定权做支撑,学院实际上处于被动地、机械地完成学校布置的任务和分配的指标,“看米下锅”,创造性工作开展得少,集中财力、人力和物力创“双一流”更无从谈起。建设世界一流大学一流学科的大背景下,高校办学的重心在学院。如果学院办学实体地位并不突出、不明显,学院办学主体责任缺失,工作积极性不高,管理效率低下,资源在管理上的效能发挥不足,将会严重影响建设世界一流大学、一流学科和培养一流人才的进程。

  (二)以学院为办学主体的校院两级管理体制的主要特征

  “校院两级管理的根本目的是解决高校发展的动力机制和组织高效运行的问题,是在学校与二级学院之间设计一套系统完备的机制体系调动学院的积极性、促进学院和学校发展。”[4]以学院为办学主体与以学院为办学实体的两种管理制度,虽然字面上只有一字之差,但内涵却发生了质的变化。在这种制度下,学院是校院两级管理的重心,处于办学主体地位,办学自主权得到保证。主要特征体现在:第一,学校和学院定位更加明确。学院是学校办学主体,是人才培养、科学研究、学科发展、队伍建设、社会服务、文化传承创新等方面的具体组织实施单位,负有自主运行的权利。学校是办学法人单位,负责对学院进行宏观管理、领导协调和考核监督。明确定位后,学校发挥的是指挥棒作用,主要任务是告诉学院达到什么条件才是“双一流”。发挥考核监督作用,通过对干部考核、对教授岗位考核、对学科考核,鞭策学院去建设“双一流”。第二,学院具有办学自主权,以财权、人权和物权为核心的管理重心下移到学院。学院的主体地位应该是一种什么状态,换句话说,应该是在学校宏观调控下,“我的地盘,我说了算”,经费怎么花,资源怎么分配,引进什么样的人才,人才怎么培养,要由学院根据自身发展规划来做决定。

  二、明确学院办学主体条件下党政联席会议制度的地位

  高校二级学院主要议事机构有党政联席会议、教授委员会议、党委会议、教师代表会议和工会代表会议。中央和教育部党组有关文件对院级党政联席会议的地位有明确规定。教育部党组要求“建立健全党政联席会议制度,院(系)工作中的重要事项,要经过党政联席会议,按照民主集中制的原则集体研究决定”[5]。中央明确提出,高校院(系)级单位党组织要“通过党政联席会议,讨论和决定本单位重要事项”[6]“加强学校基层党组织建设,完善院(系)党政联席会议制度,集体讨论决定重大事项”[7]。

  严蔚刚[8]通过对教育部核准章程的84所高校进行研究指出,95.2%的高校在章程中明确了党政联席会议在学院具有决策地位,其中11.9%的高校明确提出党政联席会议是学院的最高决策机构。83.3%的高校则表示党政联席会议是学院的决策机构、行政事务的最高机构、“三重一大”事项和党务政务决策机构、议事决策的主要(基本)形式。什么样的党政联席会议制度与学院办学主体地位相适应?笔者认为,在以学院为办学主体的情况下,必须要明确党政联席会议是学院最高决策机构,对包括重大问题、重要干部任免、重大项目安排、大额度资金使用等事项在内的涉及人才培养、科研、学科、人才队伍建设等方方面面的工作负有最高决策权力。

  三、院级党政联席会议制度实践路径

  党政联席会议制度如何正确发挥决策作用,主要由三个方面来保证。第一,坚持正确的指导思想。要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特别是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坚决贯彻执行党的路线、方针和政策,落实学校党委决策部署。学院党委要当好政治核心,起到监督和保证作用。第二,坚持民主集中制原则,实行集体领导和个人分工负责相结合。党政联席会议的组成成员包括学院党委书记、副书记,学院院长、副院长,教授委员会主任以及工会主席。组成成员具有议事与表决权,三分之二以上的成员到会方可召开。党政联席会议讨论决定事项,实行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重大事项的决定必须进行表决。第三,党政联席会的议事范围包括但不限于:学习传达中央和上级精神,贯彻有关决议、决定和工作部署;研究决定人才培养、科学研究、师资队伍建设、学科建设、学术交流、学生管理、党的建设等重要工作;研究决定干部任免、人才使用、发展规划、项目安排、资金使用、评奖评优等重要事项。第四,要处理好党政联席会议与教师代表大会、工会会员代表大会、教授委员会和党委会的关系,要明确党政联席会的决策职能,教授委员会在学术、科研、学科建设和人才引进的咨询审议职能,以及教师代表会和工会会员代表会的民主审议职能。

  参考文献:

  [1]习近平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EB/OL].http://cpc.people.com.cn/n1/2017/1028/c64094-29613660.html

  [2]都光珍.高校校院两级管理体制改革的对策思考[J].国家教育行政学院学报,2011(12):16-20

  [3]桂媛,农军.地方高校校院级两级管理体制改革问题研究[J].教育现代化,2016(39):214-217+297

  [4]万明,段世年,李彩艳.以释放办学活力为目标的校院两级管理改革模式探索[J].中国高等教育,2016(20):42-44

  [5]中共教育部党组关于加强普通高等学校基层党组织建设的意见[EB/OL].http://www.moe.gov.cn/s78/A12/szs_lef/moe_1416/s6628/moe_1417/tnull_22773.html

  [6]中国共产党普通高等学校基层组织工作条例(2010年修订版)[EB/OL].http://xb.btbu.edu.cn/gjdt/45906.htm

  [7]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坚持和完善普通高等学校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的实施意见》[EB/OL].http://www.moe.gov.cn/jyb_xwfb/s5147/201410/t20141015_176026.html

  [8]严蔚刚.我国高校学院基本议事制度的现状、问题及探讨[J].中国高教研究,2016(9):87-92

关于才智 | 建筑期刊 | 收录文章 | 投稿须知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主管单位:吉林省行政学院高新技术人才市场    主办单位:《才智》杂志社 国际刊号:ISSN1673-0208   国内刊号:CN22-1357/C   邮发代号:12-344
才智杂志社版权所有@未经本刊授权,不得转载本站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