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收录文章 > >详细介绍
资讯信息

论周作人儿童本位思想的产生

时间:2019-04-16 来源:《才智》杂志 作者:admin 点击:

  摘要:周作人在中国现代儿童文学史上的具有重要地位。他一生关心儿童,进行了大量的儿童文学研究和实践活动。他全面系统的发现儿童,儿童需要文学,以儿童为本位的见解,深受中国传统老庄文化、日本童心主义、西方人类学的影响,对现代中国儿童文学的发展有着十分重要的价值和积极的促进作用。

  关键词:周作人;以儿童为本位;溯源

  引言

  在西方,“儿童”的发现始于法国启蒙运动的代表人物卢梭。在其著作《爱弥尔》中,卢梭主张尊重儿童的天性,使其自由发展,倡导自然教育。在中国,关于发现“儿童”最早的论述出现在周作人的《儿童研究导言》(1913)中。周作人提出,儿童并非大人的缩形,世人对此误解很久,“以为小儿者大人之具体而微者也”。在1914年的 《儿童的文学》中周作人继续指出,既然“儿童生活上有文学的需要”,新文学就有“供给他们文艺作品的义务”,那就是儿童是需要儿童文学的,该文发表后引起当时思想文化界的震动,具有反封建的实践意义。周作人在1914 年 6月《绍兴县教育会月刊》第 9 号《成绩展览会意见书》一文中,明确提出,要把儿童看成一个独立的人,要尊重儿童独立的个性和自己的特点,以此为出发点的教育原则应是“以儿童为本位”的。

  从发现儿童、儿童需要文学开始,周作人进行了大量的儿童文学实践活动,,逐渐形成以儿童为本位的思想,为中国现代儿童文学的发展做出卓越贡献。众所周知,翻译活动无法摆脱社会或个人意识形态的影响,译者无论是在文本选择,还是翻译策略和方法的应用方面都受到翻译主体信仰、习俗、世界观和规范等影响。周作人儿童思想驳杂、深刻,追根溯源,离不开中国传统文化、日本儿童观和西方人类学的影响。

  一、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

  周作人受到古今中外各方面的影响颇多,其中在知与情方面以西洋和日本的影响最深,当然受中国的影响也多,并且还“一直为此为标准,去酌量容纳异国的影响。”周作人小时跟着鲁迅一起,在三味书屋读书,饱读了包括《大学》、《中庸》、《论语》、《孟子》等在内的大量古书。道家的思想,连同儒家和法家一起,对周作人都有深深的影响。道家学派创始人老子,在《道德经》中,多次提及“婴儿”,认为时间万物遵循自然规律,如同出生婴儿一样,不争、柔顺。人类追求“道”的高级境界“圣人”,应该具有“婴儿之态”,即浑厚、纯朴、自然。“婴儿”的行为,“常德不离”、“含德之厚”,与老子心目中的“理想社会”十分相符。“婴儿”的“无为”、“无欲”、“不争”正可以用于观世治国、正己修身、待人处事。人的精神发展路线可以归为“婴儿”——“成人”——“回到婴儿”。成人不要过度干涉生命个体的发展,应该遵循自然规律,回归生命的本性。从道家思想中,周作人体会到了对生命本身的注重,关注生命天真自然的本能,主张人性自然本然的状态,反对世俗的失真。在这一点上,周作人与老子暗自契合,并将其投射在儿童文学视野中。

  老子所追求的理想状态是“婴儿”,正所谓“圣人皆孩之”。两千多年后的明代思想家李贽,吸取了“婴儿说”的养分,扩充了其内涵,认为人的本真就是“童心”。“夫童心者,真心也,若以童心为不可,是以真心为不可也。……童子者,人之初也;童心者,心之初也。夫心之初,曷可失也?”李贽认为“童心”就是赤子之心,是“最初一念之本心”。他认为文学要表达真情实感和内心的真实,去假存真,摒弃伪道学,保持“童心”感受。丧失了童心也就不会有“真心”, 著文立说自然就不能从自然人性出发。可见,真实自然是童心说最为本质的内涵。周作人也曾将儿童视为“小野蛮”,颇为欣赏儿童无忧无虑、不受拘束的天性。这种推崇人的自然本性与李贽的“童心说”一脉相承。实际上,周作人是非常推崇李贽的。他认为,王充、俞正燮、李贽三人,虽然与中国正统的天地君亲师思想不和,地位很不利,但“对于国家与民族的前途有着极大的关系与价值”,他们最宝贵的是中国历史上并多不见的爱真理的态度,三人的力量和光芒虽然辽远微弱,但却是学术思想前进的动力,这也是引领后人,当然包括周作人他自己在内的中国思想界前行的标识。由此可见,周作人的儿童本位思想,继承、发扬了老子的“婴儿说”和李贽的“童心说”。

  二、日本儿童观的影响

  1906—1911年,周作人东渡日本求学。此时恰逢日本明治维新(1868-1911)末期,即思想浪潮翻新的大正时期,这个时期日本的儿童文学以“童心主义”为基调。以小川未明为首的大批支持者强调,孩子的心是原始、新鲜、纯真、无邪、自由、善良的,主张“童话不仅仅要面向孩子,而且应该面向没有失去童心的所有人。”那就是儿童和成人都要有不泯的童心,儿童文学才能在这儿童与成人共通的童心土壤上发芽、成长和壮大。

  大正时期“童心主义”思想,对当时的周作人产生了重要影响。他认为儿童和成人都要有一颗童心,这成为他后来儿童文学活动和创作的核心观念。周作人曾比较过王尔德与安徒生的童话,认为王尔德的童话,因为其“丰丽的辞藻和精炼”,是诗人的,不是儿童的;而安徒生的想象与原始的民间幻想相似,与童年接近,更像一个“永久的孩子”,所以其在童话领域无人能匹及。这说明,在他眼中,真正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家要具备两个条件:首先他应是诗人(文学家),其次他要具有赤子之心。儿童文学家要是永久的孩子,要始终保持童心。可见,并不是人人都能成为儿童文学作家。在《阿丽思漫游奇境记》中,他说过,虽然大人曾经都是小孩,但很不幸的是很早就丧失了赤子之心,犹如毛毛虫变成了蝴蝶,前后完全是两种情形。他在《儿童的书》结尾处还提议,能够理解儿童、心中有爱、具有母性温柔、有学理知识和艺术修养的女性,比男人更加适合研究儿童文学。

  周作人在《儿童的文学》中指出:“以前的人对于儿童多不能正当理解,不是将他当做缩小的成人,拿‘圣经贤传’尽量的灌下去,便将他看作不完全的小人,说小孩懂得甚么,一笔抹杀,不去理他。”儿童的生理和心理,与成人不尽相同,但就不能因此否定儿童仍然是完全独立的个体。儿童的成长,是为成人生活做准备,但更重要的是不要忽略其独有的意义与价值。因为生活是一个完整的全面的生长过程,生长,成熟,老死,每个阶段,都是真正的生活,不能说因为处在儿童阶段,他们就什么都不懂,就不是生活。在《儿童研究导言》中,周作人继续阐述道:“世俗不察,对于儿童久多误解,以为小儿者大人之具体而微者也,凡大人所能知能行者,小儿当无不能之,但其量差耳。”周作人认为,儿童有着与其身体精神发展阶段相符合的独立性和特殊性,强调把儿童当作“人”,承认“儿童就是儿童”。

  1910年,周作人得到高岛平三郎编的《歌咏儿童的文学》及所著的《儿童研究》,并用心搜集各国童话。其中高岛关于日本和中国缺乏儿童诗的观点引起了周作人的共鸣,认为这是由于“对儿童及文学的观念的陈旧”。如果不改变这种态度,将来就不会产生儿童文学。高岛在《歌咏儿童的文学》中,收集了俳人小林一茶不少的儿童诗。周作人从这些儿童诗中,获得很多启发,认为小林一茶行事和文章的特点在于小孩子气,既有“天真烂漫的稚气,又倔强皮赖,容易闹脾气”,这些正是小孩的天性。”基于这种“童心”和“孩子气”,并为了弥补儿童生活被轻视、中国儿童诗的不兴盛,周作人从日本返回绍兴后,以旺盛的精力搜集、整理、研究故乡的民歌、儿歌,在晚年还创作了大量的儿童杂事诗。

  三、西方人类学派的影响

  西方人类学是周作人儿童观的构建另一大思想来源。周作人在《我的杂学》中回忆,在东京买到了安特路朗的两本神话与宗教的著作——《习俗与神话》、《神话仪式与宗教》,他对这两本书非常感兴趣,并收到很大的影响。。他从书中得到神话的恰当解释,开启了自己传说与童话的研究之路。此后,他还陆续收集了不少安特路朗文学史、童话儿歌以及神话学等方面的著作。

  1911年秋,周作人日本留学归国后返回绍兴,在浙江省立第五中学任教,并任职于县教育会,兴办《绍兴县教育会月刊》。在西方人类学思想的启发下,他陆续撰写了《童话研究》、《童话略论》、《儿歌之研究》、《古童话释义》、《玩具研究》等文章。顺应儿童自然本性的发展和尊重儿童的独立个性,这两个思想始终贯穿着这些著述。日本学者新村彻认为:“周作人的童话论正是基于民俗学的方法。很显然,这并不是他自己的独创,仍然是由借鉴吸收西欧现代童话理论而展开的……”。周作人非常欣赏安特路朗的学说,后来他关于童话的起源、变迁和分类等,无不闪现出安特路朗人类学思想的影子。

  除了安特路朗人类学派外,周作人还读过文化人类学祖师泰勒(Tylor)的《人类学》(1881)(中译本为《进化论》),弗来则博士(J.G. Frazer)的《金枝》哈忒阑(Hartland)的《童话之科学》、麦扣洛克(Macculloch)的《小说之童年》、塞莱(Sully)的《幼儿时期之研究》、威思忒马克的《道德观念起源发达史》、日本民俗学者柳田国男的理论等等。由此自己才对于“神话传说以及童话的意思更知道得详细一点。”

  这些人类学派的神话学思想,打开了周作人研究包含童话在内的整个儿童学术思想的大门。他曾说:“要研究讨论儿童文学的问题,必须关于人类学民俗学等有相当的修养”。周作人所知道的野蛮人的事,第一类“古野蛮”和第三类“文明的野蛮”属于文化人类学的,第二类“小野蛮”就是儿童。由此开始,周作人自己说,对“人”的兴趣超过“学”,研究人的事情必须去探究文化的起源与发达。正是对“人”关注,引领周作人对进化论和生物学的另一番研究。从进化论角度看,生命成长发展的路线和系统发生的程序相同,个体经过生物进化,儿童时代经过文明发达阶段。所以“小野蛮”阶段正是文明蛮芜时期。”儿童的成长有其不可逆转的自然规律和程序。因此,儿童精神生活与原人相似,符合其年龄层次的文学,如儿歌童话等,含有野蛮或荒唐的思想,许多还是原始社会的遗物,跟“原始人”的精神世界相通。换言之,在文明国家里,儿童体现了“原始人”才有的丰富想象和新鲜感觉,两者都具有淳朴、真挚的特点。在此之上,他还强调,儿童生活随着年龄段所变化,成人可以须细心斟酌地不间断地供给儿童需要的歌谣故事,让儿童都有符合自己年龄阶段的书可读。

  周作人毕生重视儿童的精神独立,尽心竭力为保护儿童的自然天性摇旗呐喊,同他对童心价值的认识是密不可分的。周作人直接从西方人类学思想中吸取了不少养分,由此逐渐确立了自己儿童文学的研究范围和理论框架,认为儿童的文学只是儿童本位的,此外更没有什么标准,不能停滞,不能脱离轨道。。

  四、结语

  综上所述,周作人以儿童为本位的思想不是横空出世的。他从中国传统文化中庄子和李贽的求真、日本童心主义和安特路朗人类学中吸取了丰富的营养。其一生关注儿童,进行大量的儿童文学实践活动,无不在“以儿童为本位”的投射下进行,终身不倦,终成就自己的“胜业”,这对中国儿童文学理论体系、甚至是整个现代文学理论建构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参考文献:

  [1]钱理群. 周作人传(修订版)[M].北京:华文出版社,2013

  [2]周作人. 知堂书话[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

  [3]韩进.从“儿童的发现”到“儿童的文学”[J].安庆师范学院学报,1993(4):54-71

  [4]方卫平.西方人类学派与周作人的儿童文学观[J]. 浙江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1990(4):15-23

  [5]刘军. 周作人儿童文学论探源——以绍兴时期日本儿童文学的接受为中心[J]. 鲁迅研究月刊 , 2009 (12) :61-73

  [6]于笑溪. 论周作人儿童文学观的生成及特点[D].成都:四川外国语大学,2017

  参考百科:才智杂志 - 搜狗百科

关于才智 | 建筑期刊 | 收录文章 | 投稿须知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主管单位:吉林省行政学院高新技术人才市场    主办单位:《才智》杂志社 国际刊号:ISSN1673-0208   国内刊号:CN22-1357/C   邮发代号:12-344
才智杂志社版权所有@未经本刊授权,不得转载本站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