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收录文章 > >详细介绍
资讯信息

警察便衣执法的法治衡量探讨

时间:2019-04-17 来源:《才智》杂志 作者:admin 点击:

  摘要:人民警察作为最有强制权利的国家法制执行人员,在日常的工作中经常会出于隐藏身份的目的,着便衣进行执法,而此种问题也会对执法内容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由此,文章从权利、职权、程序这三个方向的内容,对警察便衣执法的法治衡量问题进行分析与探讨,从专业化职务法制的角度提供理论支持。

  关键词:警察;便衣执法;法治衡量

  引言:人民警察制服是警务人员履行岗位工作时的正式服装,非警务人员不得穿着警务服装或是着与之类似的服装,这是对警务人员身份与权利的肯定。但在实际警务中,经常由于特殊性的任务,不能穿着正式的警服执法,这也成了警察工作中的常态化现象,因此必须从法治衡量的角度对便衣执法问题进行分析。

  一、权利角度的法治衡量

  便衣警察在执法的过程中,需明确的认识到法律赋予自身的行政权利,并在执行权利行为时,充分遵照法律规定与执行程序。然而在实际行动中,便衣警察由于行为与形象的特殊性,无法使权力、权利、法制原理形成有效的统一,因此在执法的过程中,需要在法制权威性的内容上加以完善。

  行政职权是实现法律依据的根本内容,同时也是全面运行中的具体要求,在行使职权的权利机构中,不能私自丰富自身职权的范围、加设职权条款,产生行政权膨胀的问题[1]。对此便衣警察虽尚不能满足行政职权中的各类要素中诸如职权的名目、归属、界限、方式、对象等各方面内容。所以在行驶权利之前,必须对自身的行为内容制定细致的准则,并为相关的权利执行设置轨道,在保证权利健康运行的基础上,降低出现职权操作的失误。

  行政行为是权利机构的日常工作内容,虽在计划与基本原则中,可以顺利的按照计划设定完成执法操作,但在实务工作中,经常会出现当事人不配合的情况,从而影响执法效果,严重时甚至会导致执法措施的落空,这一问题不仅在便衣警察的行政行为中有着较为明显的表现,甚至现象体现更为突出。此时就与要行政中的强制措施来保证行政性为的顺利完成。而这种强制力量,主要是通过物理手段完成对当事人的人身控制,便衣警察在进行此项操作时,必须要掌握好行为尺度,以此保证强制行政行为的合理性。

  此外,在进行法治社会建设的过程中,行政行为必须在操作的流程上保证明确的合法性,便衣警察在缺乏外观条件要素的基础上,无法完成法定权力的具体步骤,所以在执法的品质上受到了影响,会造成较为明显的权利瑕疵。从无法禁止行政的角度出发,我国的法律没有对未着警服的警务人员行为进行限制,却明确的说明了穿着警服的警务人员在行政操作中的注意事项,这一点也容易引起警务人员在未着警服时对于行为约束力的缺失,经常或由此产生消极的执法处理,所以从权利角度,便衣警察在执法过程中,存在着较为明显的法律缺失。

  二、职权角度的法治衡量

  对便衣警察执行警务工作过程中法制衡量,务必要以职权范围为框架,从平等、公正、公示的角度对便衣警察执法中的专业技术进行客观的衡量。首先,职务上的平等不光是衡量权利的标准,同时也是衡量权力的标准,更应当作为行政主体履行法律的重要指标,以此才能充分的体现出行政职务的重要特性。法制的核心内容是规则,而规则的主要动力是平等,平等又作为规则的核心特征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所以,便衣警察在执行行政权利的过程中,由于与常规警务工作的差异,展现出了明显的不平等性,具体体现在法制价值与职务身份上。

  其次,行政行为在级别上高于行政执法,对于价值公正性的判断,直接会影响政府乃至社会的公正基础。在公正的基本前提下,会直接的影响到社会的整体价值观念,并表现在社会每一个成员的个人利益中[2]。因此,便衣警察在进行执法时,本身就是出于欣慰的暗处,与被执法人的地位不相称,虽在结果上可以保证社会公正性的发挥,但在行为上,势必会产生一定程度上的不公平现象,并对社会整体环境造成负面的影响效果。

  第三,职务公示是主动表达法制衡量标准的诚信行为,但在便衣警察的执法过程中,舍弃可公示职务的警服,主动放弃了公示权利的行为,虽在证件展示的环节上,有一定的展示效果,但在公示的内容上仍然处于缺失的地位,必须以特定的程序流程与操作方法,对这一问题进行补充,以此完善业务流程在法制与诚信内容上的缺失。

  三、程序角度的法治衡量

  便衣警察在执法内容上,由于“便衣”而导致了程序上的不足,并引发了一系列的法制难题。为了对这一情况进行补充,必须从法定程序上补全行为上的漏洞,以法律程序完成法治的效果,使其在行政领域中发挥出更加显著的作用水平。同时,便衣警察在执行程序的过程中,就是在运行法律框架下的具体规则,在保证执法程序向着法定方法的发现发展的基础上,还要以实际行为对法律法规的内容进行概括,而对于此类内容在法律规定中的缺失,也是造成便衣执法中法治衡量不充分的主要原因。另外,在执行物理性规则的过程中,必须以配套的要素条件为基础,在法律划定的范围内执行操作。而正是由于便衣执法中,警用设备的缺失,使其缺乏了法律框架下物理规则的约束力量,并导致了法律程序约束的保障。

  在价值衡量的角度,便衣警察受到程序正当衡量的约束较少,仅有的程序正义、程序公正衡量中,也掺杂着明显的个人判断因素,因此,在执行法治行为时,会产生的程序价值缺失的问题。

  总结:通过便衣警察在执法中的行为分析,可以清晰的发现其在法律程序与内容上存在着诸多尴尬之处,不仅缺少相应的规范化程序,指导精神上有着明显的缺失,因此会在执行的过程中产生具体的问题。由此,也加重了法制工作者的工作内容,务必要在此类问题上进行深入的研究,以期更好的处理便衣警察在执法过程中遇到的困难与尴尬。

  参考文献:

  [1]胡利明.便衣执法的程序规制[J].江西警察学院学报,2018(01):65-70.

  [2]徐博嘉,王学辉.行政程序价值及其法治化衡量标准——以国家治理现代化为视角[J].哈尔滨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18(02):13-18.

关于才智 | 建筑期刊 | 收录文章 | 投稿须知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主管单位:吉林省行政学院高新技术人才市场    主办单位:《才智》杂志社 国际刊号:ISSN1673-0208   国内刊号:CN22-1357/C   邮发代号:12-344
才智杂志社版权所有@未经本刊授权,不得转载本站资料